第10章 有所为有所不为

小说:菩提业火 类别:古言小说 作者:万瑶敬仰 字数:1907

正午,天空开了晴。

中起了巨骚动,家家户户都在议论着。

“你们看见了吗?一具尸体被吊在中!”

好奇去瞅了一眼,午饭都难以下咽。”

“是啊,头都没了,被吊在那,好渗人啊,你们知为什么吗?”

“说是强抢民女!要替天行,诛灭万恶。”

还听那少年说了官的事,是真是假。”

……

中一片空旷的土地上,旁边围观了许多民,正中央的无头尸体被高高吊起,随风飘荡,南闲坐一旁,眼神凌厉,扫视着四周,吸了口气

“千水官,勾结摧花寨!强抢民女,作恶多端!”

听到南闲的话,人群炸开了锅,一时间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一个佝偻着的老人拄着拐杖,双手颤颤巍巍的,缓步走到南闲身边。

“少侠,你快走吧!些东西装就好了,官先管他罪,就算罪,他父亲乃是清渡城城主啊!万万得罪起!”

与此同时,那个老妪也是听闻了此事,连忙赶到现场,焦急地喊

“恩人!趁现在还没传开,带上恋儿走吧!老身想拖累你!”

老妪话音刚落,人群外传出盔甲震荡的金属声。

“让开,让开!”

围观的人群闻声,当即散开了一个角,十二位兵以及一名身披铜甲的冲进,直接将南闲围住,矛直指要害。

老妪见到一幕呆滞了,她悔当初,因为自己的事搭上一个好青年,她觉得南闲还能安然离去,可是十多个兵啊。

围观之人也皆叹惜。

十多名通脉境,除非凝灵境界,而少年感受到灵力波动,怕是危矣!”

好年华,何必呢?”

“总是要为自己的无知轻狂付出代价!”一名男子奚落

过的确是正人士啊!胆气等望尘莫及!”

也是感觉到南闲的灵力波动,眼中顿时闪过几丝清冷的杀意。

胆鼠辈,胆敢诬陷官!外加杀人之罪,罪加一等!按照律例,直接击毙!”高高在上地宣布,似是在看待蝼蚁一般。

南闲动声色,依旧坐在那,似是无视些士兵,微垂地眼帘撇了一眼屑反问

“就凭你们些无能之辈?”

“小辈放肆!”

话音刚落,十几森冷的矛头齐齐戳出,直指南闲脖颈。

南闲都未正眼看一眼,一声冷哼,右手一拍,腾空而起。

只见十几根矛戳空,绞在一起。

南闲一脚从空中蹬下,带起呼呼的劲风声。

“啪,啪,啪。”

十几把矛直接被震断。

兵还在被眼前一幕震撼之时,南闲以迅雷及掩耳之势,将些人众数放倒,只剩一个小兵瑟瑟发抖。

“区区通脉修者安敢口出狂言?滚去叫你们官过来!愣着干什么?快去!”

那小兵被吼得慌择路,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兵在地上低声哀嚎,唯还搞清状况。

“等人到了,定为主持公,要你小贼好看!”

倒在地上,但嘴上依旧饶人,眼中凶芒毕露,恶狠狠地盯着南闲。

“聒噪!”

南闲一脚踩在脸上,脸部瞬间变形,牙齿脱落,当场痛得晕死过去。

南闲威严地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群众,些许之前奚落南闲的人心虚地避开了南闲的目光。

“刚刚某些人的声音也听见了,但是父亲教导过,男儿在世,所为,为!当以鸿鹄之志,凌天之心!难为了苟活,要对些惨无人的事情,视若无睹?”

南闲此番的发言,如同梵音一般,震撼了民,几丝男儿血气被勾了起来。

南闲说罢又坐了回去,拖着下颌,翘起二郎腿,手指规律地敲击着腿,静静地等待。

见场中少年如此轻松的便将十几名通脉境的兵放倒,令民为之惊叹。

“好一个所为,为,当真是辈楷模!”一个年轻人红着眼睛呐喊

“怪得敢叫阵官,原来修为浅啊,看年龄境界,怕是一般人家的少爷。”

“片面了,官的父亲乃是小城主,听说还是落岩宗的内门弟子!”

没错,池鹜陆上除了东西南北各被四古族占据。

中部地带分八洲,每洲主城对下来城与小城,最后是

洲主和城主都是古族中能力的人接任的,至于小城主和官倒是留了一些机会给些许宗门与家族,清渡城便是一座小城。

只听一声惊呼。

“什么?可是那壑土洲的落岩宗?”

“是啊!落岩宗乃是壑土洲的名派!王诚,何德何能能以凝灵后期的修为坐上官之位?全靠他父亲啊!小子此时逞一时之快,怕是即将祸临头!”一个中年人摇了摇头,面露惋惜。

正在家都在议论纷纷南闲的下场会是什么时,一声音传来。

“王官到!”

南闲闻声睁开双眼,眼中射出一精芒。

只见一个身穿深棕色袍的男子带着十几个兵走了过来。

那男子右眼了颗肉瘤,鼻子又红又,贼眉鼠眼的打量着南闲。

南闲看到他的气质和相貌心

“就?也能当官?”

南闲冷哼一声

“王官,您部下扬言就要将击毙,好的官威呐!”

“少侠,部下懂事,定会严加管教,倒是王某觉得些误会,什么摧花寨,真的一概知!

“如果少侠杀的个是贼人,那自然会怪罪于你,希望少侠可以先把的人放了,们到府里详谈如何?”

王诚说得听起来真诚万分,就是公鸭般的嗓音,敢恭维。

“少侠别去!狗官勾结摧花寨是板上钉钉的事!儿突破了凝灵境,当了,那天看见人在调戏一个少女,上前解围,第二天!便失踪了,怕是被狗官害死了!”

之前劝解南闲的老爷子声哭喊着,喊得撕心裂肺。

“诶!老爷子!理解你的难过,但是没证据怎能乱说,对前任的失踪也在寻找!”

“如果诸位信,对天起誓,如果王诚所作恶,便降下九天神雷将劈得神魂俱灭!”

官说得义正严词,铿锵力,令人热血沸腾,在阳光的照耀下看起来还真的一身正气的正派人士。

南闲默默地看着王官,突然转了转眼珠子,一拍手。

“好,就随你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