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有什么可豪横的!

小说:菩提业火 类别:古言小说 作者:万瑶敬仰 字数:2026

“小子,安息吧,要怪就怪你多管事!”

摧花寨拍下手,陡然化作鹰爪,直抓南天灵盖。

眼见就要击中,昏倒睁眼,右手猛抬起,格挡住落下鹰爪,火灵力催发,下子将其震开。

待摧花寨反应,南隐藏在左手中灼日飞针掷出,直奔摧花寨瞳孔,右手御火九打直击胸口。

“什么?”

摧花寨声惊呼,瞳孔剧缩,毡板上肉怎么突然动起来?但现在显然时候。

摧花寨看似身形很笨重,但反应慢,即使被偷袭情况下,依然避开迎面而来飞针。

过等待他还有南拳头,他即使身为凝灵后期,也无法避开拳,只能硬抗。

“雷盾!”

摧花寨吼,只见其胸口出现面由雷灵力所组成紫盾,其中雷芒隐隐闪烁,交错纵横,如同雷龙在其中游荡。

依然虚,火球般拳头与之硬撼。

“嘭!”

雷与火碰撞如同毒与火般,直接发生爆炸,此次爆炸更为猛烈,声音震耳发聩。

股热浪直散而开,将在场人推开去。

同时间,巨爆炸使得顶上房梁坍塌下来,时间房屋失去支撑点,瓦片、落石、石柱如同漫天雨点砸落下来。

先前爆炸经验,早便用灵力护住全身,抵御爆炸所带来伤害和冲击。

但摧花寨根本就毫无防备,猝及防之下,哪有时间想么多,直直根巨石柱砸在身上,“啪”下,被压倒在地上,看样子怕背脊断裂。

“轰!”

厅陡然倒塌,时间变为片断壁残垣。

外面士兵被如此动静吓得个个呆若木鸡,你看我我看你,还没缓过神来。

废墟中,股狂暴火灵力骤然散开,被掩埋利用火灵力将身前障碍物焚为灰烬,从顶上爬出来。

其实也没想到,能直接把屋子给弄塌。

“嗯?”

突然挑眉,听见前方动静。

只见道冲天棕色光线从废墟下射出,与此同时,带起阵土石,些土石直接被顶到天上,随后凝在起,变为个硕石球,在天空中爆开来。

“小贼!咳咳。”

诚也被打个措手及,狼狈从废墟下爬出,弄得灰头土脸,只见其右手晃,手中凭空多柄土棕色短剑,剑身上雕有奇异纹路。

诚阴沉沉地盯着南,他根本没明白,为何没有中毒,又为什么偷袭摧花寨时候运转灵力没有丝毫灵力波动,若换作常人势必会被察觉,偷袭可能

“你在疑惑我没中毒吗?你以为……只有你有五毒木吗?”

嗤之以鼻,从嘴中吐出枚已经耗尽毒素,没有光泽五毒木来,捏在指尖晃晃。

诚眼睛都快瞪出血,自己向自诩聪明,居然被人摆道,**裸侮辱,气急败坏道。

“小杂种,你敢戏弄我!”

“好个笑面虎,之前还个少侠,脸跟翻书似得,过啊,你刚刚嘴脸我可然于心,勾结摧花寨,当真妄为!”

“我把你杀,就没有人知道!到时候就说你欲图刺杀镇官,死人没办法为自己辩解,呵呵呵。”

诚已然恼羞成怒,现在只想杀人灭口,封住他嘴,继续做自己镇官,享受着金钱美人。

“就你?”南摇头,轻蔑笑,似压根每把诚放眼里。

知天高地厚!岩土剑阵!”

把将剑掷于半空,他父亲留给她保命武器,下·四品灵器,土灵剑,可施展出下·四品灵式,岩土剑阵,乃落岩宗招绝学。

诚食指并在起,其他手指交叉而握,手中迸现中黄色灵力,手指往空中点,道中黄色灵力注入剑中,从剑柄底部纹路逐渐向上蔓延。

“中黄色土灵力,四五品內灵功吗?”南暗道。

“开!”只听喝。

剑中纹路已经完全被点亮,空中土灵剑瞬间化作十道虚影,剑锋冷冷地悬在南上空,蓄势待发!

“落!”话音刚落,些剑影直直落下,欲将南穿体而亡。

面对如此强灵力威压,南敢怠慢,拼尽全力,御火九打轰出。

“嘭嘭嘭!”

拳与道剑影硬撼,但剑影威力十分巨,即使南火灵力十分霸道,但四品灵式加上境界压制绝对区区七品灵式可以抗衡

“噗”

口鲜血喷出,被强劲灵力打地横飞出去,猛地撞在石柱上,激起漫天尘土。

“哈哈哈!小贼!区区丹红色灵力,安敢硬碰我岩土剑阵,你境界,灵式,灵力品质没有个强于我!就你也想当侠?”诚肆意笑。

捂着胸口,口中喘着粗气,但依旧若无其事地看着诚,沙哑道。

“呵呵呵,我知道……你……有什么……可豪横,时间……也差多到。”

每说句话都极为困难,断喘着气,极为虚弱样子。

“你说什么?”诚掏掏耳朵,似相信自己听见话,见南还敢如此嚣张,当真知死活。

个话都说连贯手下败将,还在那装作风轻云淡样?也就趁时口头之快罢,你马上就该死!”

就在时。

“日……日暮城城到!”镇官府外小兵喊道,声音直打哆嗦,刚刚那么动静谁知道,现在城,怕妙。

话音未落,名衣着华贵男子早已破开门,星驰电步般息到近前。

“住手!”

道威严声音镇住全场,如同滚滚雷音,回声响响。

“城?”诚趔趄半步,原本胜券在握表情瞬间变为惊慌失措。

看到城,南口气。

知道谁才智商堪忧小毛头呢。”

你干?”可置信看着南,手指微微颤抖。

没错,早在上午,南已经安排当地信使,以最快速度抵达日暮城南家,信中写遭遇并让城赶紧过来,以名誉保证,有天好处,凭南锋与日暮城交情,城定会来趟,以真灵修为,催动日暮靴赶来,必能在申时前赶到,自己只要拖住即可!

“呵呵呵,有什么话,就跟城人去说吧!你之前说话可都铁证如山,只要稍加调查,你些罪行……你就自求多福吧!”

将手中五毒木弹到诚额头上,戏谑道。

诚失魂落魄地跪下来,怔怔地看着脚下废墟,他跑,城修为岂自己可以挣脱,日暮城虽也只小城,但自己罪行,就算他父亲在,都保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