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心力交瘁

小说:菩提业火 类别:古言小说 作者:万瑶敬仰 字数:2432

日暮城.座繁华的大城镇.池鹜大陆中部落月洲的个管辖城。

城中无论大族还小族.其中的修灵者.都刻苦修炼.为十年度的大陆试炼做准备.只有例外……

“岂有此理!”锦衣男子喘粗气,黑脸指面前躺的少年。

“自暴自弃有用吗?即使你的脉络阻塞,但长老,只要努力,四年便可以突破到中期,你这七年直颓废像什么样子!”

“大陆试炼将近,此次家族试炼苏家、于家的少族长都去,就你没去!听闻于谦本次试炼突破凝灵境,你作为南家族长之子,今17,还通脉初期!你让南锋的脸哪搁!给你取名南闲,你真就闲的要命!”

南锋身为族长两年,从未有如此失态过,但这个思进取的孝子让他真的暴跳如雷。

南闲督眼门口暴躁的老爹,挖挖耳朵,淡定地翻个身,继续看起书。

见自己儿子如此态度,南锋气得面红耳赤,摔门而去。

周围的下被如此大的动静吓得敢出声,都低头,噤若寒蝉。

南闲见老爹走,鼻子酸,委屈地流下滴眼泪,看自己的双手,眼神恍惚。

如果四年便能突破,为何自己努力七年,还变,个five,努力七年,也纹丝动的脉络,只能假装用功,掩饰下自己的尴尬罢

看书的兴致也被打搅,想起老爹试炼今天结束,也就到约定的时间,擦拭下眼睛,便合起书,往屋外走去,去见半年未见的小情苏雪。

……

南家大门被推开来。

“贪玩好色,做个俗哟”南闲出大门吆喝声似想把内心的苦闷排出。

正直春季,迎面拂起春风,将杨柳条微微撩起,和煦的阳光沐浴万物,天空燕群飞过,显得生机勃勃。

如此祥和的幕,刚刚被老爹训的低落心情早已烟消云散。

穿过熙攘的长街,突然几道影挡面前。

这些身穿流金道袍,腰间各配柄长剑,剑柄个古朴大字——于。只见这些戏谑地看南闲。

“哟!这们半年来天天窝族里的南大少爷吗?怎么?什么风啊,把您给吹动?”

其中为首左顾右盼地喊道,恨得让所有都听见。

待南闲话,另又接道“南大少爷会17岁通脉初期吧?”

“你别这么小看别定他中期呢,你们啊,哈哈哈”

南族的大闲呐,手里还拿柳花糕,要去郊外踏青吗,兴致真好啊!”

这些和的,取笑南闲。而这些大嗓门也吸引来些许看客。

诸多目光聚焦,南闲感觉浑身,撇撇嘴角。这种被大伙取笑的目光射,可好受啊。

他冷冷地看面前于家的言未发,绕开他们。

“别走啊!”于家的饶,见他要走,马将其围住。

“南大少,这么久见,也切磋下,让大家看下你的进步嘛”为首男子眯眼睛打量南闲,眼中闪过道厉色。

眼前找茬的于家众。南闲冷阴阴的挤出五个字。

“你配,滚开!”

“你什么!”男子暴怒,正要出手教训这个没有实力还嚣张至极的少爷之时,道声音传来。

“于刚!街市动手成何体统!这里让你们打架的地方!”只见名身披银甲的男子将其喝住。

听见这洪亮的声音,于刚也知道,只好悻悻收回手,讪笑道

“王巡查长,们就交流交流嘛,增进下感情,对对啊南大少,哈哈哈,们这就走!”

,于刚拍拍南闲的肩膀,凑到南闲耳根旁悄声道“你还少出来走动,免得惹笑话”

完,于家的便从南闲身边错开,消失熙攘的长街中,周围的也渐渐识相的散去

……

南闲默默地往郊外走去,这些年的嘲讽,他已经习以为常,过这种感觉真的好受,但自己真就争气,脉络就像实心的般,死活都会通毫,曾也想,但还忍住,因为还有她,她就自己的精神食粮。

想到马就能见到她,内心的抑郁也暂时压制下去,揉揉自己的脸,告诉自己,要微笑,要开心,要愁眉苦脸的。

沿河边走片刻,南闲远远看见那道倩影,快步跑前去,大声呼喊“雪儿!”

少女倚翠绿的柳树边,身穿白色纱裙,脸面纱,看清她的容颜,但那双晶莹明澈的眼睛却遮盖

见到半年未见的小情,南闲抑制住内心的欣喜,便想直接抱去。

苏雪见状却后退步,默默的看南闲。

南闲摸头脑,知道为什么感觉苏雪变得陌生许多,为打破寂静道。

“雪儿,你最爱吃的柳花糕”把手中的东西递给她看。

,谢谢,闲哥最近可好?还通脉初期吗?”苏雪抚抚发丝,静静地询问

啊,怎么?”南闲被问得明所以。

“闲哥。”苏雪咬咬嘴唇,有点犹豫,但还下去。

此次去家族试炼,让明白,世事多变,实力很重要,这个遍地都修灵者的大陆,没有实力,只会被欺负被看起,如果于大哥,无法想象此次试炼会过得多寄篱下”

苏雪的话,南闲的表情逐渐僵硬。将手收回来,渐渐握紧,眼睛直直地看苏雪。

“所以呢?你想什么?”

面对南闲的质问,苏雪也咬牙道“有喜欢的,对起闲哥”

此话如同晴天霹雳,字字诛心,南闲的眼神顿时凝滞,五指传来阵剧痛,手中的柳花糕也随之落下,啪的下坠落草坪

南闲可置信地看面前的她,感觉好陌生,好陌生。

僵滞分钟后,南闲动动喉咙,只感到十分干涩肿痛,苦涩地吐出两个字“谁?”

苏雪低下头,敢直视他,心虚道“此次家族试炼陪同行的于谦,对起闲哥”

南闲苦笑,心里想“于谦,又于家吗?”

南闲背过身去,深吸口气,让自己尽量冷静,平复之后道。

用对起,美女爱英雄嘛,你走吧”

苏雪支支吾吾还想解释些什么。但她面前的少年已经爆发

”赶紧走!想看见你!”南闲歇斯底里得吼道,惊起旁边树的飞鸟。

苏雪见他如此大反应也被吓到,眼中泛起泪光,捂嘴快步离去。

南闲听脚步越来越远,偷偷瞟眼背后,见白色的身影逐渐淡去,方屁股瘫倒草地。

只感觉到天旋地转,最后的精神食粮也没,这压死骆驼的最后根草,这些时间积攒的眼泪也肆意地往外流。

他无助地挥舞臂膀,捶打自己的胸口,发泄心中的闷恨。

……

南闲双手撑地,仰面朝天。刚刚情绪的大起大落让他有点饿。

突然想起旁边落下的柳花糕,低头看去,股思绪涌心头……

“闲哥,柳花糕超好吃的!甜甜的,就像……跟你起的感觉!以后要直给买哦!买辈子!”

“闲哥,要难过啦,雪儿会直陪你的,你就算修炼,雪儿也会努力修炼保护你!来,吃块柳花糕就开心啦!”

……

南闲空洞的目光盯柳花糕。

“柳花糕吗,吃开心,对吗?”南闲机械般地道。

捡起旁边的柳花糕,拿块放到嘴里,嚼嚼,艰难地咽下去,心中的阴郁却未消散。

“骗子,都骗子!”南闲仰天大吼。

天,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

只感到体内阵火热,股邪火攻心,“噗”口鲜血喷出,南闲捂胸口,直直地躺倒草地

如此沉重得打击另他十分的疲劳,现心力交瘁,眼皮沉重得停的耷拉下来,却还想挣扎睁开。

南闲动动嘴唇,呢喃,要,变,强……”

这四个字后便歪过头,彻底晕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