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说笑话暗藏机锋

小说:红楼续新梦 类别:都市情爱 作者:圆梦真人 字数:2767

等贾母示下后,凤姐便使了眼色,鸳鸯自是会意,等桂花刚好传到贾母手里时正好停下。皆称还是老祖宗最有福气,起哄要贾母讲。贾母吃了杯,略微想了:“我今日就给伙儿讲个知足常乐

古时候,京城郊外,王老太开了爿酒店,以卖酒为业。有个士,常常吃了酒不付钱。后士对她:‘为了报答你,给你掘口井吧!’掘完井,士就离开了。谁知井水比酒还要醇厚。从此,王老太就不再酿酒,只拿井水当酒卖。三年便赚了钱。

日,士忽然返回,问她:‘酒好吗?’王老太答:‘好是好,只是没糟,不能养猪!’,题了首诗在墙上:“天高不算高,心第高,井水当酒卖,还猪无糟!”士走了,井里也不再出水了。”贾母讲完好。贾母意思自然都明白,自是要告诫府里要懂得安享富贵,不可心不足,得寸进尺。

接着鼓声又响了起,这次便轮到了薛姨妈,薛姨妈吃了酒,:“我可没有老太太那么巧,不会讲那么雅,就个粗俗有个贪色县官,心想讨个称心如意小老婆,就差东挑西选,弄得民心不安。

天,庞振坤自荐为县官媒,问他要娶什么样。县官:‘我要是:樱桃小口杏核眼,月牙眉毛天仙脸,不讲吃喝不讲穿,四门不出少闲言。’庞振坤:‘巧啦,俺村上就有这么个女子。’当下商订了娶亲日子。迎亲那天,鞭炮、锣鼓、喇叭好不热闹。花轿到,县官上前把揭开新娘花盖,怒:原是穿着花衣裳泥胎女菩萨。庞振坤却:‘请看,她不是‘樱桃小口杏核眼,月牙眉毛天仙脸,不讲吃喝不讲穿,四门不出少闲言’吗?”

薛姨妈讲完,。凤姐听完便啐:“薛姨妈这个得好,男都没个好东西,家里有个如花似玉还不知足,还天天想着在外面找个天仙回!”听凤姐完,又是阵哄

接着又开始往下传,等桂花到了王夫手里时停了下,王夫楞了下,自己不会讲自是不依。邢夫便端了酒杯硬灌了王夫杯,催促着王夫赶紧

被催紧了,王夫无法,只好搜肠刮肚想起贾政以前讲过,便:“那我就个,伙儿若不可再也没有了。”皆称先讲了再论。

王夫脸上好不容易挤出容出:“明朝宰相解缙小时候家境贫寒,然解缙自幼好字,出口成章。这年春节,他在后门上贴了副春联:“门对千竿竹,家藏万卷书。”对门员外看了很不高兴,心想只有像我这样家,才配贴这副对联,就命仆把竹子砍了。

会,家报,解缙春联改成了:“门对千竿竹短,家藏万卷书长。”员外听了,非常恼火,令把竹子连根挖出,不料解家春联又改成为:‘门对千竿竹短无,家藏万卷书长有。’”

听完自是。凤姐趁机恭维:“看谁还敢太太不会,太太这得又雅又有寓意。”完瞟了邢夫眼,邢夫自是会意,心里虽不爽快,但也不好发作。

接着又开始往下传,等桂花到了探春手里时正好停了下,探春:“刚才老太太、薛姨妈、太太都讲得精彩绝伦,我这里虽有个却是不敢拿出讲了。”便:“谁不知三姑娘本事,快快讲,迟了可要罚酒。”

探春这才方方:“书画家郑板桥年轻时家里很穷。因为无名无势,尽管字画很好,也卖不出好价钱。家里什么值钱东西都没有。

天,郑板桥躺在床上,忽见窗纸上映出个鬼鬼祟祟影,郑板桥想:‘定是小偷光临了,我家有什么值得你拿呢?’便高声吟起诗:‘风起兮月正昏,有劳君子到寒门!诗书腹内藏千卷,钱串床头没半根。’

小偷听了,转身就溜。郑板桥又念了两句诗送行:‘出户休惊黄尾犬,越墙莫碍绿花盆。’

小偷慌忙越墙逃走,不小心把几块墙砖碰落地上,郑板桥家黄狗直叫着追住小偷就咬。郑板桥披衣出门,喝住黄狗,还把跌倒小偷扶起直送到路上,作了个揖,又吟送了两句诗:夜深费我披衣送,收拾雄心重作。”

听完自是得东倒西歪。贾母完,喝口茶歇了口气: “咱们府里这几个姑娘里啊,就数三丫头最巧,就是我像她那么时候还不如她呢!” 听贾母当这么夸自己,探春心里自是欢喜,忙称不敢当。凤姐自是又出拈酸吃醋,插科打诨把贾母哄得得合不拢嘴。

宝玉见老太太这么夸探春,心里自是为她高兴,向探春送去了个赞许眼神。这时黛玉正好把桂花传到宝玉手里,愣神间,鼓声停了下。宝玉不由有些失,这不就是乐极生悲么?举杯把酒吃了,:“我今儿要是,从前有位姑娘,出门去遇了坏了。

可巧位侠士路遇,出手打跑了坏。姑娘见了甚是欢喜,便: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女子只好以身相许,报答恩。如此倒算是段佳

可那小姐丫鬟却是庆幸,对自家小姐,姑娘太也冒失了,索性姑爷样子品行都好,不然了这,就要吃亏了,久后怕是后悔都晚了。那姑娘听了丫鬟,却:若是不入眼,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女子唯有世当牛做马报答恩!”听了自是

黛玉却啐了宝玉:“整日就知讲这些没正经段子。”宝玉本正经对黛玉:“妹妹这可就得不对了,那婚姻事是再正经不过事情了。”宝玉见迎春直没怎么便举杯敬了回,:“他日若是有要把二姐姐嫁给个混账东西,二姐姐又该当怎么回答呢?答案其实都很简单,不过是,婚姻事全凭父母做主;又或是,女儿还想孝顺二老两年!二姐呢?”

迎春被宝玉这样突然问,有些害羞之余却也不知该怎么回答。探春见场面有些尴尬,便出帮宝玉解围,便对着宝玉狡诘:“若是我,我就寻二哥哥帮我想办法。”宝玉忙自谦:“你二哥哥那有那个本事,不过若是有那么天二哥哥自不会袖手旁观。”

听宝玉这么回答,探春自是满意:“我记着二哥哥这句了,就凭这就不枉了我们平日里兄妹之情。”见贾母面无表情,没有,这时凤姐自是会见风使舵,便呵呵:“姐妹们婚姻事最后还不都得过了老祖宗眼才行,有什么事求老祖宗准儿是不会错——”,自都称是,几句把贾母哄得又是眉开眼

最后黛玉、惜春、二薛也具都被轮到各自吃了酒,讲了不提。等快到宴席尾声时,宝玉给麝月使了个眼色,麝月会意走了出去。会儿便见四个身强体壮丫头婆子抬着个三尺见方尺多高圆木盒子径直走了进。宝玉便吩咐丫鬟把窗帘给打上,顿时屋子里便暗了下

自是知宝玉向心思都有些刁钻古怪,见贾母没有发,便也就任由他折腾。彼时木盒被放到了桌案上,宝玉便吩咐把盒子外层去了。打开盒子后,只依稀见到个三尺见方雪白圆形糕点,面上有红色字迹,上边插着十三根蜡烛。宝玉命把蜡烛点上,这才看清上面字迹:“祝惜春妹妹生辰快乐!”。

脸震惊神色,宝玉忙解释:“这就是西洋庆生用生日蛋糕,最上层是用奶油和水果做各式雕花造型,下层跟我们平常吃鸡蛋口味糕点类似。我也是前几日才发现有家西洋蛋糕店,这不正巧四妹妹过生辰就派上用场了。”

宝玉把惜春拉到身边轻抚着她小脑袋温言:“四丫头,二哥哥这个生辰礼物可还满意?按西洋习俗是先许愿,许完愿,吹灭蜡烛,然后切蛋糕分给。”惜春此时自是满心感动,感觉从小到过生辰都没有今日这么开心过。惜春郑重谢了宝玉,在宝玉指引下,许了愿,吹了蜡烛,在丫鬟们帮助下切了蛋糕分给

皆赞不但样式美观,口感也很好。贾母自是得合不拢嘴直夸宝玉会办事。又吩咐凤姐,以后但凡有过生辰具可以此为例,凤姐自是领命安排下去。

吃完蛋糕准备散去,宝玉怕贾母刚吃完就歇息容易结食,便提议随贾母去栊翠庵走走,消消食,二也去品品茶。贾母对宝玉提议自是欣然答允。宝黛二右搀扶着贾母,便随着往栊翠庵而去。